OOC脑洞手 粉不如黑 天雷肾关 感恩笔芯

仗露 浅尝不止

又名 霸道漫画家之恋上你的唇(不





东方仗助的嘴唇丰满厚实,看起来像水果软糖一样,让人有想尝试去咬的欲望。



岸边露伴本人的嘴唇很薄,但是却意外对某人的嘴唇十分中意。



东方仗助最喜欢的就是岸边露伴一脸冷淡不爽却主动凑上来亲吻自己的样子。



因为身高而被勾着脖子强迫弯腰并不舒服,但是接下来的亲吻总是能让他把那些许不适忘得一干二净,专心致志地沉溺在嘴唇间的触碰。



岸边露伴从来不会委屈自己的本性。



每当睨见刷完牙后下意识嘟起湿润嘴唇的东方仗助,或是吃完冰后嘴唇被冷气冻的嫣红的东方仗助,他总会在心里暗骂一个大男人动作还这么娘气东方仗助你到底行不行。
一边又心安理得的遵循自己想要对那对嘴唇做些什么的忠实欲望,一挥手就把人招眼前,对着对方嬉皮笑脸的样子一阵嫌弃,然后才用力勾下对方的脖子,动作不急不徐的凑上去亲吻。



岸边露伴的气息和人一样是冷冰冰的。



东方仗助每次嗅到近在咫尺的人的气味,总忍不住用鼻尖蹭蹭对方,虽然老是被「你怎么就那么烦」的眼神攻击作为回礼。



但是很好闻嘛,露伴的气味。



说出来又是会被打击成狗的节奏,东方仗助略带委屈的想到。


岸边露伴的亲吻,就像品尝软糖一般,一点一点的,将他啃食殆尽。



露伴用舌尖沿着东方仗助嘴唇的轮廓描绘,慢吞吞的,就连纹路都被他摸清楚了似的。舔完一圈儿后,他才有下一步的心情。露伴的舌头顺着仗助喘息而微张的嘴唇缝里灵活的窜进,在上颚处的舔舐痒的仗助有些想躲避,但又怕对方嘲笑自己像纯情少女一样没经验,只能屏息僵硬着。



露伴怎么会没发现仗助的僵硬,暗笑到内伤后终于大发慈悲,舌头缠绕上另一片,纠缠不清。



这种时候东方仗助为数不多的技巧终于成功上线,舌头就像主人一样缠人,不论怎样都不肯放过对方,直到露伴因为过于猛烈的攻势而只能用鼻子发出闷哼声,平日刻薄的像刀片般凌厉的眉眼都渐渐软化下来,眼睛蒙上了水汽,眼角绯红,眉头从紧蹙到舒展。生理性的反应是最好的鼓励,东方仗助Go Go Fight!



东方仗助乘胜追击,然后把岸边露伴亲的七荤八素大脑空白从此沉沦在仗助华丽技巧下拜倒在其学生裤下从此成为杜王模范狗男男——



这怎么可能嘛,你们不要想太多。



从来只有我岸边露伴让别人跪下唱征服的,没不会有我会被一个只和男人做过的前DT征服的可能。岸边露伴如是想,舌头不甘示弱地反击了回去,好好的亲吻也变成了没有硝烟的战场,你来我往的掠城夺池。



直到双方都只能因为下颚高举抗议旗才恋恋不舍的放弃争斗,黏糊的像对接吻鱼的非典型恋人终于松口,从对方口腔退出时藕断丝连的扯出几缕晶莹的唾液,煽情动人。



岸边露伴看着东方仗助家族遗传的小狼崽子眼睛,绿的深沉,大概能猜出来对方再来一发的示意,虽然明晃晃摆出来的示意根本不用猜。



开什么玩笑,我岸边露伴是那种随便的人吗?!



暗地揉了揉酸痛的下巴,抬眼就瞅见年下方一脸期待的眼睛有星星,觉得自己应该上年纪眼花看见了对方头顶抖了两下的兽耳和身后来回晃悠的毛绒尾巴,岸边露伴叹了口气。



“想再来一发?”



猛点头,眼睛pikapika的像上世纪少女漫画一样闪瞎人。



“但是我拒绝。”



东方仗助你就是装可怜也没用我告诉你别他妈甩尾巴!!



“只有这种程度你敢不满就滚回自己家去。”



岸边露伴啃舐着对方接吻后更显丰润的嘴唇,莫名而来的食欲让他下口凶狠了起来,没控制力度的一下直接让东方仗助嘴唇见了血,露伴表情微妙的舔去血珠,下意识在尝到猩甜的位置更用力地一口咬了下去。



“呜哇,露伴你这是要吃掉我么!”



吵死了!岸边露伴眼刀子不要钱,一甩一打童叟无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挺高兴的,来,把我吃掉吧小露伴!”



呜哇,好噁…



“露伴的嘴唇,现在看起来也是很美味的样子,和苹果糖一样!”



那你就是史莱姆,啧,果冻吧,好歹还是自己的食物。



“露伴露伴露伴!!”



干嘛啊神烦飞机头。



“你说我头发怎么了?!”



?!



“刚才好像感受到了一阵对我头发的恶意咦…不对不是这个问题,露伴!”



…你好烦啊超直感仗



“露伴的话,喜欢咬我的嘴唇对吧,那么作为交换,只有KISS后才给咬~”

我看你倒是被咬的蛮爽的嘛,小算盘打得真不赖啊东方仗助。

“怎么样,就当作等价交换喽?毕竟被人啃可是挺疼的。”



眼前清澈的翡翠眼睛闪烁着狡黠又愉悦的光芒,故意撅起的嘴唇向前送着。



岸边露伴高挑着眉,扯着仗助的衣领向自己方向用力。



“いただきます。”



—La Fin—

这里是废话十足的后记

大早上的醒来对着仗助的脸整个人都苏了起来,陪睡枕赛高( ´ ▽ ` )ノ

其实我对嘴唇好看的人就特别想亲亲啊,厚唇口感一定very nice!

不造这篇OOC的有没有太过,仗露还是第一次一次性撸完,顺手过头就完全没改(懒癌请原谅

个人特别喜欢打嘴仗啾来啾去的仗露,写出来果然稍微有点烦www但还是没脑补让自己dokidoki?果然文笔简直需要回炉重造(跪












评论(2)
热度(31)

© 鸦牙娅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