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脑洞手 粉不如黑 天雷肾关 感恩笔芯

止鼬·恶作剧

心疼宇弯波

已被饿晕在深渊底底:

阅读前注意:欢乐向,无逻辑,平行世界,OOC


 


·


 


宇智波族长富岳今天也很忧愁。


 


无他,在搅基越来越光明正大的今天,宇智波一族人口日渐凋零,出生率负增长很多年了,还没算进战争影响,实在是供不应求。


而原因也非常显而易见。


 


在宇智波家没有兄弟就意味着在战场上的生还率大大减少,而有兄弟的基本上都是基佬,剩下的独生子中要么是创造条件认一个弟弟变成基佬,要么就深柜,宁愿和基友一起为女神上坟也不肯承认自己是个弯的——依然没办法贡献出生率。


而直男在宇智波家开眼的可能性就跟男男生子一样小,怪不得大家都前仆后继搅基去了。


 


啊,宇智波家能繁衍至今实在是太不容易了,给每个兢兢业业的直男宇智波发一朵小红花。


 


富岳愁得头发都白了几根,依然没想出什么办法能解决人口问题,再这样下去宇智波在村子里的话语权降低,老祖宗就没办法和千手柱间在嘴炮里打赢——说得像是他打赢过一样——他就会回来迁怒,所经之处犹如拆迁办碾压,青壮年少意味着没有收入来源,修不起房子买不起白菜,有阵子富岳盯着土思考如何下口。


 


好在鼬争气,做的任务多且精,酬劳高,止水也很不错,他们两人一起搭伙出任务通常能带回一个月的口粮。


 


小儿子已经不能指望了,被攻略技能点满的七代目火影追了那么多年,能撑到最近才缴械投降,富岳都不得不赞他一声有坚持,努力过了,只是没成功。


等过几年鼬再大点,就能拉上姑娘小手给他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孙子,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族里就再也不穷了。


富岳抱着双臂,老怀欣慰的想。


 


被他心心念念着的宇智波鼬此时正和止水刚刚赶回村子,迎面对上加宽加大的显示屏,上面正播放煽情至极的小电影。


 


带土被巨石压着,一半身子露在外面,气息奄奄地说道。


“我能成为你的眼睛,继续看到未来……”


 


镜头一转,卡卡西左眼被装上写轮眼,半边脸流着泪。


 


鼬:“……”


止水:“……”


 


“轰”的一声,带土从上方飞来砸碎了显示屏,围观群众见怪不怪避开,更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吆喝,“宇智波斑在那边!”


 


“……”


 


真的,每一个宇智波都不怎么承认自己祸水,他们纷纷指认其他宇智波才是引起腥风血雨的罪魁祸首,甚至轮流给继承了自来也事业的新晋青春疼痛小说家木叶丸轮番放小电影,完了不够,还把小电影搬到大荧幕上,以此证明另外几个宇智波的狗血淋漓。按照他们家的风格,相互嫌弃的四个人能建十个群。


 


和平时期大家都对八卦特别感兴趣,《你是我的眼》《将你印在我心口》《缠缠绵绵到天涯》一度卖到断货,至于幸存下来的鼬和止水被群众盖章不够狗血不够酸爽,且是宇智波家族内部自产自销,被放了一马。


 


木叶丸在后记里曾言简意赅总结宇智波家的祸水程度,几乎每代宇智波都是腥风血雨风暴中心,佐倾城鼬倾国,斑倾天下土倾村,实在怪不得群众爱看他们八卦。


 


不远处带土还在追着斑打,被后者一个阴遁雷派扔过去,卡卡西在后面靠着墙懒洋洋和他们打了一个招呼。


“回来了?”


 


鼬冲他点点头,止水问道,“不阻止他没问题吗?”


他是说带土的伤还没好完。


 


斑在旁边哈哈大笑,耀武扬威,“别说我欺负残障人士!”


 


赶来迎接鼬的佐助意有所指地冷冷接了一句,“你就算欺负智障人士都无所谓。”


 


卡卡西都来不及辩解带土不是智障只是神逻辑,就看见千手柱间一手拦着斑,甩出木遁将躲闪不及的带土困住。


 


“这个月重建经费又超标了你们知道吗,”初代火影严肃的批评,“还有带土,你再不老实,我就把卡卡西扔到水之国送给水影。”


 


“你送啊。”带土阴测测地说,从木遁里翻出来,黑色的外套隐隐渗出血迹。


 


佐助在一旁补刀,“反正你也会跟过去,除了把损失栽到水之国,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被拆台的带土差点又动手,卡卡西拦住他。


“哎,别动,”他无奈道,握住带土的手臂,“回去换药吧。”


 


佐助看这一对对的,不想多做评价。


他抬起头问鼬,“要回家吗?”


 


到现在鼬才稍微露出一点笑意,他摇摇头。


“你先回去,我和止水去火影办公室交接。”


 


止水插过来熟稔地把手搭在鼬的肩膀上。


“不好意思啦,佐助,你的哥哥再借我一会吧。”


 


走远了的卡卡西在不住安慰带土,顺势握住他的手腕亲了一口,后者立刻安静了下来,把头撇到一边。


 


“……”


鼬对带土没什么感觉,但他看到佐助的表情像是糖吃齁了一样,问道,“怎么了,佐助?”


 


被父亲警告不要带弯(在他心中依旧)笔直的鼬,佐助思考了一下怎么回答,止水扫了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


他亲昵地靠着鼬,撩了撩他的头发,微笑着随口回答,“他们在恶作剧吧,不用在意。”


 


佐助看着止水的小动作和毫无防备的鼬,木着脸开始考虑怎么回去和父亲说宇智波家最后一道防线也快守不住了。


 


他对鼬道,“那我先回去了,你们尽快回来,父亲好像有事要对你说。”


 


“正好我们也有事要说,”止水冲他挥手道别,“路上小心,佐助。”


 


鼬看了一眼止水,等佐助走远了才问。


“你要和父亲说什么,族里的事吗?”


 


在鼬心里,家族虽然现在因为战力减少而安静了不少,但平静的河面下暗潮汹涌。


佐助依然抱着宇智波全家桶的心愿,鼬却差点成为了宇智波全家捅——幸好当时有止水阻止他。


 


止水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膀。


“没问题的,有我和你在一起。不是这件事,是更重要的……”他沉思了一下,“对,得先征得你的同意。”


 


鼬的心提起来,能让止水深思熟虑的,一定是难以解决的问题。


 


“不过现在先去交接任务吧,我们一会商量。”止水笑着对他眨了一下眼睛。


 


他们把任务确认书交给赶公务赶得死去活来的七代目火影,忙到伸腰的时间都没有,鸣人竟然还不忘和鼬打招呼。


“晚上我去找佐助玩!告诉他在老地方见!”


 


被鹿丸一沓文件敲在脑袋上,“你还想玩?还有两间办公室的文件没签,你逃出去试试。”


 


鼬在心里默默给鹿丸点了一个赞。老地方?什么老地方,大晚上的孤男寡男约出去想干嘛?


在弟控的朴素观念里,弟弟是绝对不会有错的,都是带坏他的人不好——这一观念能套用到所有宇智波兄长身上。


 


交完任务,鼬和止水散步到南贺河,黄昏的阳光为河面镀上波光粼粼的柔和的光,轻柔的风迎面拂来,扬动鼬扎在身后的长发。


 


“长长了不少啊,”止水摸摸鼬的头发,“没想过要剪吗?”


 


“你喜欢不是吗,”鼬淡淡答道,“之前战斗中被敌人削断了一部分,那阵子就一直盯着头发长吁短叹。”


 


止水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微微睁大了眼睛,继而笑起来。


“你很在意我的看法?”


 


鼬看了他一眼,迅速别开视线。近来他发现只要一直看着止水,心脏就如沸腾一般炽热。


“没错。”他镇定的回答。


 


止水停下脚步,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犹豫不决的思考着。而鼬的回答仿佛促使他下定了某个决心。


他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握住鼬的手腕。


 


“?”


 


“这样什么感觉呢?”止水盯着鼬的眼睛,不让他逃开,“会讨厌吗?”


 


“……不会,已经很熟悉了。”鼬皱着眉,克制自己不去在意被握住的皮肤的温度越来越高,传递到心脏一般,连心跳也开始加快。


 


止水思考了一下。


“那么,这样呢?”


他侧头将唇印在鼬的手腕上。


 


仿佛被细小电流穿过,血管轻微的抖了抖。


 


“……不会。”鼬看着他。


 


“那么……”止水凑上前,亲吻了他一下,随后退后观察他的表情,“会讨厌吗?”


 


“……”鼬的表情空白了一瞬。


止水的动作并不快,他完全可以在他碰到之前躲开,但却没有这么做。


唇上的触感温暖干燥,带着稳定人心的力量,可是心脏麻痹了一样,血液全都向上汇集。


 


他复杂地看向止水,后者从头发里露出的耳朵被染红了,连带着热度仿佛随着空气传递到他脸上。


“……并不,讨厌……”


 


止水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太好了。”


 


鼬用手背碰了碰嘴唇,力图冷静地问道。


“这是什么意思,恶作剧吗?”


 


“不是哦,”止水笑眯眯地靠近他,将额头抵着他的额头,“鼬明明平时都很优秀的,在这种方面完全不开窍啊——这不是恶作剧,我不会对你恶作剧。”


 


“那你……”


 


“因为我喜欢你,”止水温柔的靠着他,“会亲吻你,一直注视你,希望你在意我——因为我喜欢你。”


 


“……”


 


“族长那里我会去说的。”


 


“……我还什么都没有回答。”


 


止水眯起眼睛闷笑。


 


“……”


鼬被他握住肩膀,额头抵着额头,微微阖上眼睑,下垂的鬓发挡住了他扬起的唇角。


 


……


 


富岳得知儿子终于回来了,欣慰地坐在房间内等待他的到来,盘算一会怎么告诉鼬族内要介绍小姑娘给他,交往不急,先认识着。


 


然后门被拉开,族长沉稳的抬起头,慈祥的招呼儿子。


“你回来了,快过……”话卡在喉咙里。


 


止水握住鼬的手,两人神情严肃的并排坐在他身前。


 


富岳仿佛听见了生育指标下砸的惨叫。


 


……


 


今天的宇智波,依然是美满幸福的一天。


 



评论
热度(245)
  1. 艾丽丝渊已_饿晕倒在深渊底底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
    已被饿晕在深渊底底:

© 鸦牙娅讶 | Powered by LOFTER